您好,欢迎光临中国善网! 登录注册 帮助中心 QQ客服 热线咨询:0755-823320370755-25102543
首页新闻资讯>国外观察

国外观察

【故事】马赛女孩的教育梦想

来源:发展简报作者:中南屋:曹少彤、 魏淑媛、 张皓玥、 李宇轩、 孙宇辰时间:2019-09-13 22:11:07浏览:1802次

Purity有着黝黑的皮肤和可爱的圆脸,笑起来甜美异常。她年轻鲜活的面孔和身后低矮破败的马赛传统房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Purity生活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小镇Loitokitok的一户传统马赛家庭中。今年23岁的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六年前,她离开了学校,随后嫁到了现在的家庭。

 

 

“我的父母无法再负担我的学费了,而且作为一个马赛女孩我也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但我真的想再回到学校……”话音未落,她突然起身走向远处嬉戏打闹的孩子们,嘴里念叨着喝止住了一场眼看就要爆发的纷争。

 

 

这群孩子里,一半以上都是女孩。而这些女孩,可能注定面临着和Purity一样的命运。

 

 

▲Purity

 

马赛(Maasai)是活跃在东非高原上的一支古老游牧民族,主要生活在肯尼亚南部和坦桑尼亚北部地区,至今仍坚持着传统的生活方式。他们身材高大、拥有非凡的跳跃能力、永远身着鲜艳的红色、一夫多妻。

 

 

数百年来,马赛人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传统,自豪于古老而独特的民族文化和生活方式。但随着整个肯尼亚土地征用越来越多,马赛人的栖息地被逐渐侵占。这使得他们的传统文化和游牧生活方式都面临着现代文明的剧烈冲击。

 

 

因为固守传统的游牧生活方式,多数马赛部落至今仍处于极端贫困中。多年来,为了促进马赛部落的发展、消除极端贫困,肯尼亚政府和众多NGO组织一直致力于从新一代马赛年轻人的教育入手,尝试让马赛文化融入现代文明。但马赛人却对自己的文化传统却异常坚持。在两种力量的抗争中,马赛年轻人的教育逐渐陷入了困境。

 

 

学校教育为他们打开了一扇了解现代文明的窗户,让他们对外界充满了向往。而当他们满怀期待地准备迎接和父辈不同的命运时,来自父母的压力和部落的文化传统却生硬地阻断了这一切。这样的悲剧在马赛女孩的身上不断上演着。

 


//“因为是女孩”//

 

Lucy是生活在Loitokitok的一名17岁马赛女孩。阴暗狭小的屋子里,她和妈妈并排接受了采访。

 

 

即便已经生育过两个孩子,Lucy的妈妈看起来依然十分年轻。屋外的空地处挂着一排已经浆洗干净的衣服——这是Lucy妈妈离婚后赖以生存的活计。靠着为别人洗衣服的微薄收入,她抚养着两个未成年的女儿。

 

 

Lucy说,离婚是妈妈这辈子做过的最勇敢的决定。

 

 


▲Lucy(左2)和妈妈(左1)接受采访

 

 

从Lucy记事起,妈妈每天天不亮就会起床,喂养牲畜、打扫房子、为孩子们做饭、打水、捡拾柴火、种菜……做着一切她该做的事情。

 

 

“我的爸爸……”即使是多年之后,提到他Lucy仍然止不住红了眼眶。

 

 

Lucy的爸爸并不常回家,但每次他回家后,Lucy妈妈饲养的牛羊总会被卖出几只。而Lucy爸爸会拿着卖牛羊的钱与朋友去酒吧喝个烂醉。如果Lucy妈妈质问他,换来的只会是一场毒打。

 

 

Lucy妈妈作为一个女人,不被允许拥有财产。按照马赛人的传统,家里的一切财产都属于Lucy的爸爸,所以他有权力这样做。

 

 

促使Lucy妈妈最终下决心离婚的是一场意外。

 

 

某一天,妈妈因为Lucy和妹妹Emily接受教育的问题与父亲发生争执,妈妈坚持应当送她们去上学,而爸爸嚷嚷着“根本没有必要,因为她们是女孩。”争吵逐渐激烈,而本就喝得酩酊大醉的父亲一怒之下点燃了房子。逃出后的Lucy妈妈在那一刻决定离婚,不仅为了自己,更为了两个女儿可以不再重复自己的命运。

 

//“婚姻是场划算的交易”//

 

Jaqueline和Ruth都生活在Loitokitok镇“马赛女孩梦想基金会”救援中心。这是一个当地的NGO组织。创始人Joyce阿姨创立这一基金会的目的,是希望能帮助更多女孩逃脱“割礼”的侵害,拥有更自主、精彩的人生。

 

 

马赛人的“割礼”即“女性生殖器切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是流传于马赛部落的传统习俗之一。当女孩年满12岁,就会被送去接受割礼。部落巫医会用一把小刀切除她们部分或者全部外生殖器官,然后缝合外阴,仅留一个小洞用作排泄。

 

 

在马赛,“割礼”是与女孩命运息息相关的仪式。接受过割礼的女孩即意味着成年并可以出嫁。

 

 

当父亲的朋友带着10kg糖果来到家里时,Jaqueline并不知道这是她婚礼的序曲。她疑惑地看着这些人忙来忙去,直到第二天一大早,Jaqueline被要求换上衣服参加割礼庆典,她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10kg糖果和三头牛是她后来听到的自己的彩礼价格,在父亲看来这是一笔“相当划算的生意”。

 

 

和Jaqueline的不知所措相比,Ruth从很小的时候起就意识到这一天总会来临。

 

 

Ruth来自一个拥有30多个孩子的马赛大家庭。她父亲年事已高,而四个母亲微薄的收入并不足以养育所有的孩子。所以,对父亲来说,Ruth最大的价值就在于能早日接受割礼并尽快出嫁,获得一份不菲的彩礼。

 

 

Ruth这个年龄的女孩,一般可以换得至少3头牛作为彩礼。

 

 

在肯尼亚,一头牛的市价高达3000-4000美金,如果Ruth顺利出嫁,换得的彩礼可以供一大家生活好久。这是父亲心理“划算的交易”。

 

 


▲Ruth

 

 

//“如果上学的路可以更近一些”//

 

Marlal小学是Loitokitok镇内一所马赛女孩聚集的小学,这所学校的学生98%都来自附近的马赛社区。由于放牧需求,马赛部落往往需要大量的土地资源,这导致他们的村庄彼此间相距甚远。因此,一所学校往往需要服务于周边15至20公里范围内的所有村庄。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马赛女孩不得不每天步行很久去上学。

 

 


▲Marlal小学学生

 

 

Naya是这所学校的7年级学生,来自周边的马赛社区。

 

 

Naya说她的一天是从凌晨四点开始的。她的家在距离学校约十公里的地方,每天上下学路上要花费四个小时左右。为了按时赶到学校上课,她不得不早起。

 

 

而长途跋涉上学的负面影响还不止这些:早起的疲惫和长时间的步行造成的体力消耗使女孩子们往往难以在学校有良好的表现。
 

 

此外,长时间步行上学途中的安全问题也是马赛父母们最为担心的一点。

 

 

很多女孩被迫离开学校,仅仅是因为父母担心她们上学途中的安全。

 

 

Naya的好友在不久前退学了,因为她刚刚订婚。她的父母担心她在步行上学的过程中可能会遭遇强暴。对于一个即将出嫁的女孩来说,保证贞洁是极为重要的。除了荣誉,父母担心的还有彩礼价格的折损。

 

 

“如果上学的路可以更近一些,她大概还可以再多读一年级。”提到好友,Naya有些遗憾地说到。

 

 

“所有的马赛女孩都想上学。”Loitokitok镇Marlal小学的老师John说到。

 

 

在肯尼亚基础教育普及之前,马赛女孩中只有不足20%可以进入学校。即便是在2003年小学教育全部免费之后,也只有48%的马赛女孩能够走进校园接受小学教育。这其中仅有10%能完成小学课程升入中学。

 

 

低入学率和高辍学率成为阻碍马赛女孩实现教育梦想的两大阻碍。

 

//经济桎梏与文化困境//

 

 

马赛女孩必须跨越重重障碍才能接受教育。这其中既有来自经济方面的限制和阻隔,也有马赛传统文化对女性的压迫。此外,社会教育资源不足和国家政策的缺失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一困境。

 

 

坚持传统生活方式的马赛人,最主要的经济形式是放牧和耕种。但这些经济形式带来的收入并不稳定。

 

 

虽然依据国家法律,马赛女孩可以免费入读公立小学,但需要自己承担的制服费用和寄宿费用对于没有稳定收入的马赛家庭而言仍略显昂贵。此外,一夫多妻制度的马赛大家庭往往拥有许多孩子。即便每个孩子的教育花费并不算高,但所有孩子的花费总和却是一笔巨款。

 

 

因此,在一个家庭可承受的教育支出里,儿子的需求总会被优先考虑。

 

 

▲马赛家庭

 

 

“马赛人有两种教育,一种是给男孩子的,一种是给女孩子的。所有的马赛男孩都会成为勇士,而所有的马赛女孩都会成为母亲。”Loitokitok当地政府教育部门官员Inleser如是说到。

 

 

在马赛人的观念中,女孩子理应承担起更多的家庭责任。照顾好家庭,就是马赛文化中对一个女孩的所有期待。所以在传统的马赛父亲看来,女孩的教育是“没有必要,也没有好处”的。

 

 

此外,早孕现象泛滥和早婚传统也严重阻碍了马赛女孩实现教育梦想。

 

 

由于缺乏良好的性教育与引导,许多马赛女孩在六、七年级时便可能因为性行为而导致早孕。在马赛文化中,孩子都是“天赐的礼物”是不能被剥夺生命的,因而这些早孕的女孩不得不选择辍学抚养孩子。再加上婚前怀孕也会带来耻辱和降低新娘的价格,对婚前怀孕的恐惧成为了马赛父母要求女儿离开学校并提前结婚的常见理由。

 

 

“很多家长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干什么,他们只是在等待着女孩们长大,然后快点嫁人”。

 

//梦想之花的绽放//

 

“马赛女孩梦想基金会”创始人Joyce阿姨是上一代中少有的接受过教育的马赛女性。因此,她获得了在社区NGO工作的机会,并最终创办了属于自己的NGO。

 

 

多年来,她帮助了无数当地社区的马赛女孩逃脱割礼,并为她们提供受教育的机会。

 

 

“那些长大了的女孩子们,她们会经常回来与这些小姑娘们交流、鼓励她们。她们中的很多人还成为了护士和老师,并回到了社区,想要帮助更多的人。”提到这些从“马赛女孩梦想基金会”走出的女孩,Joyce阿姨充满了自豪。

 

 

Lucy也曾受助于“马赛女孩梦想基金会”。今年,她成功拿到了肯尼亚最高学府内罗毕大学的录取通知。

 

 

Lucy说她渴望成为一名医生,所以她主动向老师了解职业的内容并积极钻研相关的专业知识。她希望未来可以回到自己的马赛社区工作,帮助更多的马赛女孩,让她们都能健康成长并接受教育,迎接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

 

 

一个接受过教育的马赛女孩会了解到自己应有的权利,会树立信心和培养自己的独立性;她可以选择在她自己认为适当的时间、与合适的人结婚生子;她将会有更少的孩子,且可以投入更多在下一代的教育发展中;她不会再强迫自己的女儿接受割礼,她将拥有更稳定的经济来源和更大的能力去回馈父母与社区。

 

 

这是教育之于马赛女孩的意义,也可能是教育之于女性独立的意义。

 

 

作者:曹少彤、 魏淑媛、 张皓玥、 李宇轩、 孙宇辰
图片:任蕾、孙一迪

 

来源:中南屋

我要发布

留言建议

您对网站有什么建议和要求请随时和我们联系,感谢您的支持!

资助信息

感谢您分享政府、企业或者基金会的资助计划,感谢您的支持!